龙哥64
中校
中校
  • UID10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2
  • 铜币16枚
  • 威望213点
  • 银元0个
  • 社区居民
阅读:2938回复:8

《金莲戏叔》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4-10-05 22:25
1.话说武松见到哥哥,扑翻身便拜。问及哥哥如何来到这里,武大道:我近来娶了一房老小,不想被清河县人欺负,安身不得,只得搬来这里居住。
2.原来这武大娶的是清河县里一个大户人家丫环,名唤潘金莲,颇有姿色。那大户要勾搭于她,金莲不肯依从,去告知主家婆。因此大户怀恨在心,不但不要武大一文钱,反倒贴了好些嫁妆,白白嫁与武大。
3.这武大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清河县人给他起个诨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自金莲过门后,武大是个懦弱本分之人,被一班浮浪子弟不时在门前取笑吵闹,因此在清河县住不牢,搬来这阳谷县紫石街居住。【口白: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嘴里!
4.当下武大道:兄弟,我且不做买卖,一同和你家去见见你家嫂嫂。武松便替武大挑了担儿,武大引着武松,转弯抹角,一径望紫石街来。
5.来到家门前,武大叫出那妇人和武松相见,武松当下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那妇人忙扶起武松道:叔叔,折杀奴家也。想不到打虎的好汉却是叔叔,且请叔叔到楼上去坐。
6.那妇人看武松这般人物,心里寻思:我如嫁得这等人,也不枉为人一世!你看我那三寸丁谷树皮,三分像人,七分似鬼,真是晦气!据说他又未曾婚娶,何不叫他搬来我家里住?不想这段因缘,却在这里!
7.不多时,武大整治一桌酒席,端上楼来。那妇人满面笑容,一口一个“叔叔”不住地敬酒递菜。武松是个直性汉子,只把做亲嫂嫂相待,怎知那妇人的心思。【口白 金莲:叔叔,怎么鱼和肉也不吃一块儿?”(递菜动作)】
8.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那婆娘便提出要武松搬家来住的话,武大也来劝说。武松便道:“既是哥哥、嫂嫂好意,小弟搬来便是。”那婆娘听了,更是十分殷勤。【金莲:“叔叔搬家来住吧!叔叔若不搬来,倒吃别人笑话了。”武大:“大嫂说的是,二哥你搬来,也教我争口气。”】
9.次日,武松收拾好行李铺盖,叫个土兵挑了,径到哥哥家里。那妇人见了,如拾到金宝一般欢喜。武大就楼上整了一间房,把行李安顿好。土兵回去后,武松当晚就在哥嫂家里歇宿。
10.自此武松只在哥哥家里吃住。武大依旧上街卖炊饼。武松每日县里承应差使,不论归迟归早,那妇人顿羹顿饭,欢天喜地伏侍武松,武松倒过意不去。
11.过了数日,武松买了一匹彩色缎子,送与嫂嫂做衣裳。那妇人乐的喜笑颜开,更觉得武松对他有情。便时不时把些言语来撩拨他,武松是个硬心直汉,并不见怪。【金莲:“叔叔,这如何使得!既然叔叔把与奴家,不敢推辞,只得收下。
12.过了月余,已是十一月隆冬天气。这天下了一场大雪,那婆娘买了些酒肉,又在武松房间生起一盆炭火,等待武松。心里自思:“我今日着实挑逗他一番,不信他不动情于我。”
13.偏偏武松在县衙有所耽搁,过午还未归来。金莲冷冷清清立在帘下等的心焦,好不容易听到武松踏雪归来的脚步声。忙揭起帘子,笑着迎上前去。【金莲:叔叔外面寒冷,快上楼去烤火。武松:谢嫂嫂念叨。
14.入得门来,武松摘下毡笠儿,金莲去接,武松回绝道:不劳嫂嫂生受。自把雪拂了,挂在壁上。那婆娘倒自讨了个没趣。
15.上得楼来,武松脱了外衣,换了双暖鞋穿了,搬个小凳子在火盆边烤火。那妇人把前后门上了拴,却把那酒、果品、菜蔬搬入武松房里,摆在桌子上。
16.武松见了道:等哥哥家来一块吃吧?”金莲说:你哥还早呢,我且和叔叔自饮三杯。说着话,早递上一杯温酒来。武松不好拒绝,接过来一饮而尽。
17.那妇人心里得意,又筛一杯酒来说:天色寒冷,叔叔饮个成双杯儿。武松接来又一饮而尽。出于礼貌,武松也筛一杯酒,回敬嫂嫂。

龙哥64
中校
中校
  • UID10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2
  • 铜币16枚
  • 威望213点
  • 银元0个
  • 社区居民
沙发#
发布于:2014-10-05 22:26
18.喝了几杯酒,金莲笑着故意说:“我听人说叔叔在东街上养着一个唱曲的,有这话么?”武松回道:“嫂嫂休听人胡说,武二不是这等人。”金莲只管把闲话来挑逗。武松也知了八九分,只把头来低了。【金莲:“我不信,只怕叔叔口头不似心头。”武松:“嫂嫂不信时只问哥哥。”】
19.金莲更是得意,一只手拿着酒壶,一只手便去武松肩胛上只一捏,说:“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冷吗?”武松已有五分不快意,也不应他,自己拿那火筷子簇火。
20.妇人见他不应,便劈手夺过火筷子道:“叔叔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像火盆一样常热便好。”武松已有八分怒火,只是忍着不做声。
21.那妇人错会了武松,还以为武松羞怯。便放下火筷子,却筛一杯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了大半,看着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这半杯儿残酒。”
22.武松再也忍不住,劈手夺过酒杯,泼在地下,把手只一推,险些把那妇人推一交。怒视那妇人道:“武二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没人伦的猪狗。……”【武松:“嫂嫂休要这般不识廉耻,倘有些风吹草动,武二眼里认的嫂嫂,拳头却不认的嫂嫂!”】
23.潘金莲勾搭武松不动,反被抢白的脸上通红。便收拾了杯盘盏碟,口里说道:“我自作乐耍子,不值得便当真起来,好不识人敬重!”搬了家火,自向厨下去了。
24.未牌时分,武大卖完炊饼回来,见老婆双眼哭的红红的。问其缘由,那婆娘反大声诬武松调戏她。武大道:“我兄弟不是这等人,从来老实,你休要高声,吃邻家笑话!”便撇下老婆,来看武松。
25.武松见到哥哥,也说不出口,寻思半晌,依旧穿上靴子,披上外衣,带上毡笠儿,便要出门。武大叫道:“二哥哪里去?”也不应,只顾自去了。
26.武大又来问老婆,那妇人骂道:“糊涂虫,那厮没脸见你,定是叫人来搬行李,不在这里住了。你要留他,你还我一纸休书来,你自和他过去便了。”骂得武大哪里还敢再开口。【武大:“他搬了去,须吃别人笑话。”金莲:“他来调戏我,倒不吃别人笑。】
27.武松果然叫个土兵把行李、铺盖等搬了去。武大心中只是闷闷不乐,本待要去县里寻兄弟说话,却被这婆娘千叮万嘱,教不要去招惹他,因此便不敢去寻武松。
28.过了十多天,武松被知县派往京城公干。临行前,叫了个土兵,上街来买了一瓶酒并鱼肉果品之类,直到武大家里。武大恰好卖炊饼回来,便叫土兵去厨下安排。
29.那妇人余情不断,见武松带着酒食来,心想:莫不这厮还想着我。便刻意打扮一番,换些艳色衣服来迎接武松。对武松说了些客套话,便请武松去楼上坐。【金莲:“今日且喜得叔叔家来,请叔叔楼上坐。”】
30.三人到楼上坐了,土兵将酒肉搬上楼来摆在桌上。武松劝哥哥、嫂嫂吃酒。那妇人只顾把眼来睃武松,武松只当不见,自顾吃酒。
31.酒过五巡,武松筛了一杯酒来敬哥哥,告知自己要往东京公干的事,叮嘱哥哥少做炊饼去卖;每日迟出早归。如若有人欺负,不要和他争执,待自己回来和他理论。【武松:“大哥依我时,满饮此杯。”武大:“我兄弟见得是,我都依你说。”】
32.武松再筛第二杯酒来敬嫂嫂。那婆娘听武松嘱咐,越听越不是味。当听到“篱牢犬不入”这句时,不禁又羞又气,满面通红,指着武大骂道:“你这个混账东西,倒叫外人来欺负老娘! ……”【金莲:“什么‘篱牢犬不入’自嫁了你这现世报,连个蝼蚁也不敢入屋来。”武松:“只要嫂嫂心口相应,却不要心头不似口头。既然如此,武二请嫂嫂饮过此杯。”】
33.那妇人推开酒杯跑下楼来,在扶梯上又道:“你既是聪明人,岂不闻‘长嫂为母’!我当初嫁武大时,哪曾有个什么阿叔,‘是亲不是亲,便要做乔家公’。自是老娘晦气事!”哭着下楼去了。
34.武松便拜辞哥哥,武大送出门外道:“兄弟,早去早回来。”不觉眼中堕泪。武松心中老大不忍,便说:“哥哥不做买卖也罢,盘缠兄弟自送将来。”武大摇了摇头,武松又安慰了几句,便告辞而去。【武松:“大哥,我的话休要忘了。”】
[龙哥64于2014-11-11 16:19编辑了帖子]
mwy
mwy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2
  • 粉丝10
  • 关注9
  • 发帖数3690
  • 铜币8345枚
  • 威望12677点
  • 银元1235个
  • 社区居民
  • 最爱沙发
  • 忠实会员
  • 原创写手
板凳#
发布于:2014-10-12 17:58
好脚本,写的不错啊
龙哥64
中校
中校
  • UID10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2
  • 铜币16枚
  • 威望213点
  • 银元0个
  • 社区居民
地板#
发布于:2014-10-20 11:26
太尉,水浒故事选还有(《二斗生铁佛》《金莲戏叔》《夜走蜈蚣岭》《梁山射雁》《还道村》或《梦受天书》《惩李逵》或《斧劈罗真人》《芒砀山》或《降三魔》《张顺遇险》《计杀韩伯龙》《黑旋风捉鬼》《道天机?燕青遇故》《王庆造反》《秋林渡射雁》)这么多故事没有呢,有兴趣否?能否也搞一套?(可不叫故事选,叫《水浒故事拾遗》)
[龙哥64于2014-10-20 16:49编辑了帖子]
mwy
mwy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2
  • 粉丝10
  • 关注9
  • 发帖数3690
  • 铜币8345枚
  • 威望12677点
  • 银元1235个
  • 社区居民
  • 最爱沙发
  • 忠实会员
  • 原创写手
4楼#
发布于:2014-10-20 23:49
倒是好故事,就是有些短啊
龙哥64
中校
中校
  • UID10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2
  • 铜币16枚
  • 威望213点
  • 银元0个
  • 社区居民
5楼#
发布于:2014-10-21 10:41
有四个故事都不短,斧劈罗真人有150面呢。
mwy
mwy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2
  • 粉丝10
  • 关注9
  • 发帖数3690
  • 铜币8345枚
  • 威望12677点
  • 银元1235个
  • 社区居民
  • 最爱沙发
  • 忠实会员
  • 原创写手
6楼#
发布于:2014-10-29 16:49
请白水兄看看。
全真道人
中将
中将
  • UID64
  • 粉丝1
  • 关注0
  • 发帖数233
  • 铜币302枚
  • 威望550点
  • 银元31个
  • 社区居民
  • 原创写手
7楼#
发布于:2015-01-19 17:25
写的不错啊!
龙哥64
中校
中校
  • UID103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2
  • 铜币16枚
  • 威望213点
  • 银元0个
  • 社区居民
8楼#
发布于:2015-01-31 12:03
《水浒故事拾遗》之《二斗生铁佛》 (修改)                

1.刘太公走后,李忠,周通杀牛宰马,按排筵席,热情款待智深。又引智深山前山后观看山景,这桃花山真是凶险,单只一条路上去,四下皆是乱草。

2.款待了几日,鲁智深见李忠、周通不是个慷慨大方之人,做事小家子气,便要下山。两个苦留不住,决定打些财物,送智深做路费。【鲁:“俺既出了家,如何肯落草?”李或周:“要去时,我等明日下山打些财物,尽送与哥哥作路费。”】(注:此【……】内为图中人物对话)

3.次日,寨里杀羊宰猪,做送路筵席。按排整顿好,却见那盛菜装酒的都是金银器物,好不阔绰。正要入席,小喽罗来报:“山下有两辆车,十数个人来也。”

4.李忠、周通点起众小喽罗,只留两个伏侍鲁智深饮酒。分付毕,领众小喽罗下山去了。【李或周:“哥哥请自在吃几杯,我两下山取得财来,就与哥哥送行。”】

5.智深寻思:“这两人真是小气,现放有许多金银不送与俺,却要劫别人的送与洒家。把官路当人情,只苦别人!且教这厮吃俺一惊。”

6.便假意唤小喽罗近前筛酒。方吃两盏,跳起身来,两拳打翻两个小喽罗,一块儿捆了,塞了些核桃在口里,叫他发不出声来。

7.当下拿了桌上金银酒器,都踏匾了拴在包裹里;收拾停当,提了禅杖,便出寨来。

8.来到山后,先将包裹等物丢下山去,却把身在乱草处滚将下去,骨碌碌直滚到山脚边,并无伤损.跳将起来,寻了包裹等物,拿了禅杖,取路便走。
(注:第八页建议一张画里画三幅,可参考<<鸡毛信>>.)
9.再说李忠、周通劫了财物上得山来看时,只见两小喽罗捆在亭柱边.桌上金银酒器都不见了;鲁智深也不知去向。

10.当即解下小喽罗,问明备细.团团寻找,到后山,见一带荒草都滚倒了。李忠要赶,周通阻止道:“罢,罢!贼去了关门,便赶上时,也敌他不过,不如罢手,后来倒好相见。”【小喽啰:“这秃驴倒是个老贼!这般险峻山冈,却从这里滚下去。”李:“我们赶去羞那厮一场。”】

11.回到寨里,把劫得的财物分了。至此,李忠,周通自在桃花山打劫快活不提。【李:“是我不该引他上山,折了你许多东西,我的这一分都给了你吧。”周:“哥哥,你我同生共死,休要计较。”】

12.再说鲁智深离了桃花山,从早晨走到午后,肚里饥了,正寻思到哪去买些吃的,猛然听到远处有铃铎之声,智深暗道:“好了,不是寺院、便是宫观,洒家且寻去那里投奔。”

13.随着那山路行去,过一座大松林,不到半里,却见一所败落寺院,被风吹得铃铎响。看那山门时,上有一面旧朱红牌匾,内有四个退了色的金字,写着“瓦罐之寺”。

14.过座石桥,入得寺来,但见:殿堂崩塌,佛像折损,杂草丛生。智深寻思:“这个大刹,为何如此败落?”

15.入得方丈来,见门已上锁,锁上尽是蜘蛛网.智深把禅杖插于地下,叫道:“过往僧人来投斋。”叫了半日,没一个答应。

16.智深放下包裹,提了禅杖,到处寻找。寻到厨房后面一间小屋,见几个老和尚地上坐着,一个个面黄肌瘦。智深高声责怪,那老和尚摇手道:“不要高声。”【鲁:“你们这和尚好没道理,洒家叫唤半天也不应一声。”】

17.智深道出要讨顿饭吃,那老和尚道:“我寺中并无一粒斋粮.老僧等饿了三日了,哪里还有饭与你吃?”智深不信:“这等一个大去处,哪会没斋粮。”老僧便道出原由来。

18.原来,此寺被一僧、一道两个强贼霸占,和尚叫做崔道成,绰号生铁佛;道人叫做丘小乙,绰号飞天夜叉。他们把寺庙毁坏,把僧众赶走。几个老的走不动,只得在这里过活,因此没有饭吃。


19.智深问道:“为何不去官府告他?”老和尚说:“师父,你不知这里衙门又远,官军也奈何不了他。这两个都是杀人放火的人,如今在方丈后面一个去处安身。”

20.正问间,猛闻得一阵米饭香。智深转到后面,揭起土灶上的草盖看时,煮着一锅粟米粥。那几个老和尚见寻出粥来,只叫得苦,把碗,碟等都抢过了。【鲁:“尔等好没道理,现煮着一锅粥,却说三天没吃饭,出家人何故说谎?】

21.智深肚饥,没奈何,放下禅杖,端起锅,把粥倒在一只破漆春台里。几个老和尚来抢,都被智深推倒。智深把手来捧那粥吃,吃了五七口,听了老和尚诉的苦,便再也咽不下去。【老和尚:“我等确实三日没吃饭,化得这些粟米熬些粥吃,又被你抢去吃。”】

22.这时,听的外面有人唱歌。智深洗了手,提了禅杖,出来看时,见一道人挑着一担酒食.唱着歌往方丈后墙里去。老和尚出来,悄悄地指与智深:“这个道人便是丘小乙。”【丘:“你在东时我在西,你无男子我无妻。我无妻时犹闲可,你无夫时好孤凄。”】

23.智深听了,便提着禅杖,悄悄跟去。跟到里面看时,见绿槐树下摆放着一桌酒菜,当中坐着一个黑胖和尚,一身横肉;边厢坐着一个年轻妇人。那道人放下担子,也来就坐。

24.智深走近,那和尚吃了一惊,忙起身招呼:“请师兄坐,同吃一盏。”智深责问:“你两个如何把这寺院废了?”那和尚小心陪话,反说那几个老和尚变卖寺院田地,废了寺院。【生铁佛:“我等来此,正欲要整理山门,修盖殿宇。”】

25.智深又问这妇人,那和尚辩说是本寺施主王有金的女儿,来本寺借米的。并道:“师兄休听那几个老畜生胡说。”智深见他如此小心,倒也信了,便再回来责问和尚。【智深:“可恨几个老僧戏弄洒家。”】

26.老僧们才吃些粥,智深走来斥问,都一齐道:“师兄休听他说,现今养着一个妇女。他见你有戒刀、禅杖,他空手不敢与你争。不信再去走遭看。”智深见说得有理,便再往方丈后来。【老和尚:“师兄,你自寻思:他们吃酒吃肉,我们粥也没的吃。”】

27.到方丈后,果见角门已关。智深大怒,只一脚踢开了,抢入里面。见那生铁佛崔道成仗着一条朴刀,从里面赶到槐树下来抢智深。智深大吼一声,轮禅杖来斗崔道成。

28.两个斗了十四五合,那崔道成斗智深不过,却待要走。这丘道人见他要败,却从被后拿了条朴刀,大踏步搠将来。

29.智深听的被后脚步响,知道有人暗算,叫声:“着!”那崔道成心慌,只道着他禅杖,托地跳出圈外。智深回身恰好抵住丘道人。三人又狠斗了十合之上。

30.智深肚里无食,又走了许多路,拼不过他两个生力军,只得卖个破绽,拖了禅杖便走。两个直杀出山门外来,智深又斗了十合,提着禅杖败走。两个追过石桥,再不来赶。

31.智深走得远了,喘息方定,寻思:洒家的包裹在里面,又没一分盘缠,又是饥饿,回去又枉送性命,如何是好?见前面是个阴森恐怖的赤松林,不禁出口道:“好座猛恶林子。”

32.正观那林,见树影里一人探头望了望,吐口唾闪入去了。智深自思:这撮鸟定是个剪径强人,见个和尚不利市,吐口唾走入去了。洒家的鸟气正没处发落,且剥那厮衣裳当酒吃。

33.智深大喝道:“那林子里的撮鸟快出来!”那汉听的大笑道:“我晦气,他倒来惹我。”跳出林子来斗和尚,恰待向前,觉得这声音好熟,便道:“和尚,你声音好熟,你姓甚?”【史:“秃驴,不是我来寻你,是你找死。”鲁:“教你认的洒家。”】

34.智深道:“俺且和你斗三百合,却说姓名。”那汉大怒,仗朴刀来迎禅杖。两个斗到十数合,那汉暗暗喝彩。又斗四五合,那汉道:“少歇,我有话说。”两个都跳出圈外。【史:“好个莽和尚!”】

35.那汉便问道:“你端的姓甚名谁?声音好熟。”智深说姓名毕,那汉撇了刀,翻身便拜道:“认得史进么?”智深笑道:“原来是史大郎。”两个见了礼,同到林子里坐定。

36.智深问起别后情形,史进告知:到延州寻师父不着。回到北京,盘缠用尽,“以此在这里寻些盘缠,不想得遇。哥哥缘何做了和尚。”智深把前面的经过,从头说了一遍。

37.史进取出干肉烧饼教智深吃,又道:“哥哥既有包裹在寺内,我和你去讨。若还不肯时,一发结果了那厮。”智深点头称是。当下和史进吃饱了,各拿器械再回瓦罐寺来。

38.到寺前,见崔道成、丘小乙还坐在桥上。智深大喝一声,轮起禅杖奔过桥来。那生铁佛也仗着朴刀杀下桥去。智深得了史进肚里胆壮;吃得饱了气力越长。【鲁:“你这厮们,来,来!今番和你斗个你死我活!”崔:“你是我手里败将,如何敢再来厮拼?”】

39.两个斗到八九合,崔道成渐渐力怯,飞天夜叉见和尚要输,便仗着朴刀来协助。这边史进见了,从林子里跳出来,大喝一声,掀起笠儿,挺着朴刀,来战丘小乙。【史:“都不要走!”】

40.四个人两对厮杀。智深得便处喝声:“着!”只一禅杖,把生铁佛打下桥去。那道人见了,无心恋战,卖个破绽便走。史进喝道:“哪里去?”赶上望后心一朴刀,登时了帐。

41.智深,史进把他两个尸首扔在涧里。两个再打入寺来,那几个老和尚,因怕和尚、道人来杀他,都吊死在香积厨下;那妇人在方丈后也投井而死。寺里并无一个活人。

42.到里面小屋里,智深寻到包裹,依原背了。史进也包了些金银、衣物,背在身上。寻到厨房,见有酒有肉,两个吃饱了。灶里引个火,四面殿堂都点着烧起来。

43.凑巧风紧,刮刮杂杂地火起,猛烈的烧起来。等四下火都着了,二人道:“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俺二人只好撒开。”

44.二人离了瓦罐寺,行了一夜。天色微明,来到一个村镇。在酒店里吃了酒饭,智深便问:“你今投哪里去?”史进道:“我如今只得再回少华山去入伙,过几时却再理会。”

45.智深打开包裹,取些金银给了史进。二人还了酒钱,离了村镇,又行了五七里,到一个三岔路口。二人分手话别,史进拜辞去了,智深自往东京而来。【鲁:“兄弟,你打华州从这条路去,他日若方便,可通个信息来往。”】

                                                 ( 完)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