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y
mwy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2
  • 粉丝10
  • 关注9
  • 发帖数3690
  • 铜币8345枚
  • 威望12678点
  • 银元1235个
  • 社区居民
  • 最爱沙发
  • 忠实会员
  • 原创写手
阅读:736回复:0

庞邦本 我与《连环画报》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5-10-17 23:02

庞邦本 江苏无锡人。擅长油画、连环画。自幼随外祖(旅日画家)习画。1950年任华东军区政治部创作员。1979年任教员、编辑,后历任中国连环画出版社副编审,《中国连环画》月刊副主编,中国连环画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研究员,北京市美苑艺术馆艺术总监。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及国外展。曾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第四届全国连环画金奖,第一届全国美术图书金奖,第三届中国图书奖。

我从小爱涂鸦,是受连环画的影响。

1951年参军,成为一名部队美术工作者,任务是画兵,常用连环画来反映部队生活,从此与连环画结不解缘。转业之后,不论是上大学,做教员,到后来成了右派仍如是。当年北京市公安局集中了一些右派画家办了个北苑美工室,我常以《安玖》笔名(公安美工之谓)为出版社、报刊社画稿子,其中就有《连环画报》的稿子。“文革”开始,到工厂干起了汽车车身造型和设计,业余时间奉命画大幅宣传画和“红海洋”,还偷偷画自己的油画。

1979年底,我的“右派”问题得以平反,回到北京,带回的油画作品参加了全国和北京市的美展,有的还获了奖。当时面临今后艺术方向的选择。这时想到了连环画,随手将莫泊桑的短篇小说——《我的叔叔于勒》改编成24幅的脚本,裁了一张素描纸,用一支塑料芯水笔用两天画完,想送《连环画报》试试,友人丁聪(著名漫画家)和曹辛之(装帧艺术家、诗人)知道后帮我各写一短函,说是现在兴这套。于是带着推荐函和稿子去了《连环画报》,记得是费声福下楼接见的我,他看了画稿就留下了,推荐信没要,说是“用不着”。随即就在1980年第8期《连环画报》上发表了。这下可不得了,熟人们都知道我这个小庞还活着,出版社则知道我还能画,从此稿约不断。继第二套《一报还一报》发表以后,又约我画荷马史诗《伊里亚特的故事》,当时请了四位画家,分四段连载,我排第二。赶巧画第一段的高燕病了,画报要我“救场”,又赶了出来,发表在1981年的第5、6两期上。后来徐淦老先生专为我添加许多篇幅,又出了上、下集的单行本。此稿入选全国美展。

我画连环画是有选择的。“文革”之后百废待兴,可以通过连环画向青年人灌输世界文学宝藏中的营养,所以只画世界名篇,最喜欢吴兆修大姐主持的《长篇短绘》专栏。如:(英)萧伯纳《华伦夫人的职业》和《社会支柱》、(英)狄更斯《双城记》。也画了一批中长篇连环画,如:(俄)托尔斯泰《复活》、(法)巴尔扎克《欧叶尼?葛朗台》、(法)大仲马《三个火枪手》、(英)夏洛蒂?勃朗特《简?爱》、希腊神话《阿耳戈英雄历险记、(意大利)卜伽丘《十日谈》、天方夜谭的《神灯》、《公主的羽衣》、《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还有《圣经故事》、《假若明天来临》等等。并且从84年的《一小时内》和以后的《银脸谱》开始了一页多幅的新连环画形式的探索。将一部长篇文学作品浓缩成文图精美的连环画,是颇费心思和功力的一种创作享受。

不久,同志们张罗调我进《连环画报》当编辑,但并不顺利。为此周而复同志(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特意给邵宇同志(人美社社长、总编辑)打过电话,又另交我一封推荐信。邵宇同志在人美社北面小院(已拆)家中和我见了面,他很热情,叙谈半日,最后建议我进了人美社之后不必到《连环画报》,以我的条件应该到创作室去画油画。这个安排让我颇感意外,我的答复是:我是《连环画报》要的人,进社以后不去画报去创作室,见面会不好意思的。以后调动之事并无下文,不少人说我傻。

1985年姜维朴同志组建中国连环画出版社,001号调函就是商调我的,先借用后正式调入,开始了我与连环画事业结合最亲密的一个时期,可惜编《中国连环画》刊物太忙,已经很少画连环画了。退休之后专心画油画和重彩,但只要是连环画的活动仍是随叫随到。

《连环画报》记录了新中国连环画的发展历程,展示了中国近代绘画艺术家们在连环画领域中的印迹。我和连环画结缘一生,我在连环画艺术中的华彩部分是与《连环画报》共同创造的。当前在欣欣向荣的连环画收藏的推动下,我的一批旧作又陆续重新整理出版。我相信,出版社致力于整理八十年代精品的再版工程必将把连环画收藏推向新的更高的阶段,从而带动连环画在新时期的开拓与发展。

原载《连环画报》2001年2月纪念建刊50周年《往事拾零》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