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y
mwy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2
  • 粉丝10
  • 关注9
  • 发帖数3690
  • 铜币8345枚
  • 威望12678点
  • 银元1235个
  • 社区居民
  • 最爱沙发
  • 忠实会员
  • 原创写手
阅读:662回复:0

画了一辈子《红楼梦》,越画越怕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6-01-23 19:45
画了一辈子《红楼梦》,越画越怕——专访画家戴敦邦2015年11月13日 09:58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沈轶伦字号

打印 纠错 分享 推荐




梦里依稀,还是那个月夜。
梧桐树下,小院一角,两个少年对坐清谈,渐渐话语如雨点汇集,有了明确的流向。终于不知谁先开了口:看过《红楼梦》?看过的呀。
这一下不可收拾。1950年代的这个夜晚,两个少年初遇知己,急急分享彼此的读书心得,直说了一个晚上,说得迷迷糊糊睡去,又懵懵懂懂醒来,隐隐看到月亮升高,而梦里耳里,还是书里的种种。“总有一天,我要把《红楼梦》画出来。”其中一个少年,对着梧桐和月光“口出狂言”。
如今,在上海西南角的画室里,已是古稀老者的戴敦邦回忆起60年前的暑夜,自己对月发愿。那一刻,命运似乎就此被决定。从1977年为英文版《红楼梦》配插图,到上世纪90年代创作《红楼梦故事》连环画,再到2000年出版《戴敦邦新绘全本红楼梦》,及至近年与人合作与《红楼梦》相关的3套画作,今年又为中国邮政设计绘制《红楼梦》特种邮票。他的画笔,不尽描摹着这部中国传统典籍的形与韵。
长久绘画已伤害了他的身体。白发之下,右目已盲,左目半损,每日只能趁着光线较好的上午抓紧挥毫。几乎穷尽一个甲子,对同一本书读之、绘之,戴敦邦已被视为诠释《红楼梦》的一扇窗口,可他本人却不再有许愿时的气盛,反而多了一份谦卑:“大半生过去,如今看来,我对《红楼梦》原来还只是一知半解。”
【初梦】
1950年代初的上海,永年路南文德里石库门内,正在读初二的戴敦邦,初次打开《红楼梦》。
他当时正在敬业中学读书。语文课上授课内容说到了《水浒》,老师告诉他们,中国还有一部像《水浒》一样伟大的作品,叫《红楼梦》。正对108将着迷的戴敦邦闻言,马上问同学借阅。班上一个从山东逃难来沪的地主家的同学,家中藏有线装本木刻插图的《红楼梦》,带来借给戴敦邦看。
初次相遇并不顺利。四大家族中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对一个初中生来说繁体字又多陌生,翻了一翻后,戴敦邦就还了书。书是还走了,却又像在他心里投了影子,挥之不去。到了1953年,启功注释的《红楼梦》出版,上高中的戴敦邦阅读了这个版本的《红楼梦》,这一次,他看进去了。
似乎是无意之中为绘画《红楼梦》做准备。进入敬业中学伊始,戴敦邦的绘画才能初露荷角,他考进了校内的学生美术小组,开始系统学习写生、透视等技法。
于是当那个高中暑假的月夜来临,他随旧日初中时的同学、苏州人王邦俊,回其老家过暑假。以往都是独自阅读琢磨,这个夜晚,是戴敦邦第一次对别人谈及这本书。最终,话语如有生命,自己到了戴敦邦的嘴边,“我喜欢画画,总有一天,我要把《红楼梦》画出来。”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