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y
mwy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2
  • 粉丝10
  • 关注9
  • 发帖数3881
  • 铜币9465枚
  • 威望14047点
  • 银元1407个
  • 社区居民
  • 最爱沙发
  • 忠实会员
  • 原创写手
阅读:375回复:1

寻找“邓秀梅”——《山乡巨变》女主角的原型原来在这里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2-04-25 16:46

在益阳市秀峰公园东门广场(市疾控中心围墙),有许多《山乡巨变》中人物的巨幅长卷壁画。“邓秀梅”就在第一幅。


益师附小在东门广场,许多家长送孩子上学,常有孩子问:“邓秀梅是谁?”家长大多只是简单地回复一句:中国大作家周立波“山乡巨变”的一个人物。


我在秀峰公园东门广场散步,多次和百岁老人雷习城(原市疾控中心党支部书记,谢林港人)观壁画,谈人物。


他告诉我,“邓秀梅”的原型人物是原益阳县团委副书记彭玉霞。彭玉霞和郭玉堂是一对恋人。郭玉堂曾在长春区任过区委书记。


我在原益阳县工作过,彭玉霞是“邓秀梅”原型人物在我脑海中是有印象的。


2008年9月15日,周立波故居正式对外开放。那天天气很热,我在人山人海中碰到了彭玉霞夫妇。他们站在邓秀梅的雕塑前久立不语,可能在回忆往事吧。


我问彭玉霞的丈夫郭玉堂:“你俩是做嘉宾请来的吧?”他连忙说:“不是,不是!和你一样是普通游客。”


十几年前,他俩就已被人们淡忘,难怪现在的学生和家长不知道他们是谁。


时事变迁,各奔东西。后来我也不清楚他们的情况了。我带着一种好奇心和责任感。经过许多次了解走访,终于在2019年12月16日再次找到周立波笔下“邓秀梅”的原型:已经87岁的彭玉霞,以及她的丈夫——88岁的郭玉堂。


我一迈进两老的家门,郭玉堂马上迎了上来,连声说:“认得!认得!益阳县的老人。”


交谈中,我带着好奇心询问二老,周立波是怎么认识二老的。郭玉堂立马洋洋大篇。


他清楚地记得,周立波在农业合作化刚刚兴起的1954年回过家乡。当时桃花仑乡、清溪乡都归益阳县管,他在益阳县农村工作部任副部长,那时就同周立波开始了接触。


1955年9月以后,周立波举家从北京来家乡,正好赶上了并社升级的高潮(益阳县县、区、乡三级干部会之后,初级社升高级社,还要争取互助组和单干户加入高级社),实现对个体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那个时候,益阳县农村工作部成立了农村工作组,领导并社升级的工作。由郭玉堂任组长,团县委副书记彭玉霞任副组长。因为工作关系,俩人接触相当多,加之当时都是二十刚出头的未婚男女青年,两人在工作中产生了恋情。


周立波是早期参加革命,全国有名的大作家,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回家体验生活。县、区、乡每次开会研究什么问题,总要通知周立波参加。


周立波为人低调,每次开会总坐在角落里,从不显眼,只听人家讲,从未发过言。他只自己作记录,抓成纸团,放入口袋中,开一次会,要记录许多纸团,回家后再一张张打开整理。


彭玉霞补充说,周立波的观察能力特强。当时她和郭玉堂热恋是没有公开的,连县委书记张振江都不知道,但被周立波发现了。


县委设在学门口,从县委到清溪乡和桃花仑都要过河,靠人工摆渡,主要过河的渡口是大渡口和石码头。在周立波大作《山乡巨变》上卷《入乡》中,首先就点出了“邓秀梅”这个主要人物,并介绍了邓秀梅经历:1949年家乡解放,15岁扎着两条辫子的姑娘,在南下干部的带领下参加了土地改革,加入了共产党,并在合作化运动的前夕担任团县委副书记,县里委派她为清溪乡工作队长,单独负责一乡的工作。
mwy
mwy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2
  • 粉丝10
  • 关注9
  • 发帖数3881
  • 铜币9465枚
  • 威望14047点
  • 银元1407个
  • 社区居民
  • 最爱沙发
  • 忠实会员
  • 原创写手
沙发#
发布于:2022-04-25 16:46


(今日清溪村。汪建波摄)

在南门口过河到大渡口,在船上,周立波就暗示了彭玉霞和郭玉堂的关系。

彭玉霞说:“大渡口到清溪乡有近二十里的山坡泥巴路,周立波把这一路经过,写得很仔细,现在回忆起来,我真怀念那段火红的年代。周立波简直就是一个神,能知人知心。难怪百年之后,人们这么怀念他,为他树碑立传,修葺故居,让他流芳百世。”

我和两老正谈得热烈,房门推开了,她们的女儿进来了,大声说:“又是《山乡巨变》,说什么!给你们带来了什么?妈妈当时是一个科级干部,现在还是老样子……”

彭玉霞见状立马起身,把女儿推出去。对我说:“世界观不同,认识问题的角度不同,不理她……”

我十分惊奇:彭玉霞这般年纪了,还有着周立波笔下人物的说话风格。

我随便观看了房中的陈设,一张宽大的双人床上面放满了书籍和报纸。

书桌上摆着电脑,我问二老:“这电脑是你们孙子玩的吧?”

彭玉霞接过我的话头:“不是,是我用的。”

她还向我摆弄手中的智能手机,要加我微信。

彭玉霞讲:她晚年十分喜欢玩电脑,看新闻。她在赫山区统计局长的岗位上退休。局里多次开党员会、离退休干部会。她一开口发言,总有人抢在开头,说上一句:听邓秀梅作报告。她一听这句话,心里十分高兴。她说,搭帮周立波这位大作家,使全国人民都知道她是一个女强人,她一生知足了。

彭玉霞讲,郭玉堂喜欢看书,文艺书籍是郭老的独选,特爱看。郭玉堂担任过原益阳县副县长,在赫山区人大副主任的岗位上退休。

彭玉霞还自豪的说,她与郭玉堂有一个十分幸福的家,儿孙满堂,儿子是主任医生,孙子在华为集团,是一个中层技术骨干。

时近中午,彭玉霞送我下楼。

在楼道口上,她看见一个烟头,随后拾起抓在手上。当走近垃圾桶,她放进去了,自言自语道:“环境卫生需要大家都爱护啊!”

她这一举动,对我触动很大。

这就是周立波笔下活着的邓秀梅啊……
游客

返回顶部